汇源果汁的重大危机:主业收入下滑,43亿资金违规流向老板个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0 13:57

汇源果汁的重大危机:主业收入下滑,43亿资金违规流向老板个人公司

2018-10-10 11:20来源:公司深读农业/开发/公司

原标题:汇源果汁的重大危机:主业收入下滑,43亿资金违规流向老板个人公司

文/袁庭岚 编/李 悫

这个时间点上,汇源果汁(01886.HK)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市场的密切关注。

国庆节前的9月28日晚,汇源果汁同时发布了三条公告,其中包括聘任王晓娟为新任首席财务官,并称针对向关联方违规贷款的独立调查及独立公司内控审查仍未完成。在加入汇源果汁之前,王晓娟在一家科技公司担任财务及政府关系部副总裁。

让汇源果汁备受关注的原因,除了近年来低迷的经营业绩外,还有一起数额高达42.82亿元的违规关联交易。

今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公告,在没有签订借款协议、没有按联交所要求履行公告等程序的情况下,汇源果汁集团在半年时间内累计向关联方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借款共计42.82亿元。

这笔未按规定披露的关联交易,直接导致汇源果汁从4月3号开始停牌,股东们被套牢在2.02港元/股的历史最低位。而因2017年财报、2018年半年报迟迟未发布,该笔关联交易法证调查、公司内控审阅等未完成,汇源果汁至今无法复牌。

7月12日,深交所将汇源果汁调出港股通股票名单。不仅如此,8月1日起,联交所对汇源果汁的有关上市规则除牌架构的修订开始生效,曾经的“国民果汁”面临着退市风险。

“公司深读”对朱新礼实控下的汇源业务体系进行梳理发现,汇源此次违规贷款,实质是从上市的汇源果汁向非上市的汇源农业的“输血”。

10月9日,汇源方面对搜狐财经“公司深读”表示,经手关联借款的人对上市公司规则也不熟悉,公司内控出了问题。

十年前,朱新礼想把汇源果汁卖给可口可乐时,是为了他的“农业梦”;十年后,让汇源果汁面临危机的,同样还是那个“农业梦”。只不过十年后,朱新礼的“大农业”版图更大了。

然而面临果汁市场份额下滑、农业回报周期漫长的两大困局,汇源在着眼长远的同时如何实现阶段性变现,是目前待解的难题。

实地探访:10条生产线开工2条

4月19日,汇源果汁集团发布了一份未经审核的2017年管理账目。账目显示,汇源总负债高达114.03亿元,同时营业收入和毛利均出现了五年来的首次下降。加上8月起联交所有关上市规则除牌架构的修订开始生效,舆论认为汇源已经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

9月下旬,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分别前往了北京市顺义区汇源果汁集团总部及密云区生态基地进行实地探访。

(9月下旬,搜狐财经“公司深读”探访汇源集团总部)

从首都机场往东北方向开20公里,是顺义区北小营镇人民政府。再往东走300米,就是汇源果汁集团的总部,也是汇源果汁在北京最大的工厂所在地。

在园区外的“汇源宿舍”楼下空地上,十几辆家用轿车随意地停着,虽地处北京,但停放的车辆至少一半是山东牌照。下班时间,从园区内陆陆续续走出不少员工和车辆,大多是20多岁的年轻人,山东牌照的车辆屡屡可见。

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籍贯山东沂蒙,1992年,时任沂源县外经委副主任的朱新礼辞职下海,创办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两年后朱新礼在北京设立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从集团总部往东北方向再开28公里,在密云区的群山环绕之中,坐落着汇源农业的生态基地大本营。北京汇源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汇源九龙沟绿色生态农业有限责任公司等都在这里办公。

园区占地1万5千亩,除了有去年刚落成的果汁灌装工厂和基本办公楼、厂房仓库外,还有核桃、苹果、油桃等有机经济作物的采摘区、智能温室、农业研究院、综合拓展中心、木屋客房、动物园等。密云基地平时通过汇源的旅游招商部对外接待经营,提供住宿、采摘等休闲服务。

搜狐财经“公司深读”看到,正对着园区大门的主办公楼里有不少人正在办公。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平时朱总就在后面的山上办公。”他称,“公司深读”来的这天,有两拨客人来访:“一拨是做环保评测的领导,另一个是专门来拜访我们朱总的贵宾。”

时不时有卡车从园区内开出来。顺着卡车驶来的方向,“公司深读”到达了汇源果汁工厂。

汇源官网文件显示,果汁工厂于2016年动工,2017年落成,包括10条果汁灌装线,2条配套生产线,用于生产果汁、茶饮料、碳酸加气饮料、植物蛋白饮料,年灌装饮料共1000万箱。其中包括1L装100%果汁350万箱、200mL装100% 果汁150万箱、2.5LPET瓶装果汁200万箱、500mlPET瓶装果汁160万箱。

搜狐财经“公司深读”在现场看到,实际生产车间中只有2条灌装线在运转,一条生产100%橙汁,另一条隐约可见是在生产果粒王橙汁。每条生产线上管理的员工不超过10个。

生产车间外的空地上,摞着成堆的罐装浓缩水果汁、浓缩浆等,不时有工人用叉车将罐体运往生产车间。

成品库附近,成箱的100%果汁和果粒王橙汁饮料正在被工人从成品库往卡车上搬运。

园区地广人稀,在办公楼前的停车场同样停放着不少山东牌照的车辆。

八月底,朱新礼和北京汇源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线低调地在密云基地接受了几家媒体的专访。

采访中,针对近半年关于汇源的种种传闻,朱新礼称:“天没有塌下来。”刘线则表示,密云园区虽然人流量不大,但是已经实现了盈利。目前该基地还在试图拿4A景区认证,未来拟将把一些演艺娱乐项目也引进基地。

违规向关联方借款43亿,回应称“内控出了问题”

此次总金额高达42.82亿元的违规借款,即是上市公司体系为非上市公司体系提供资金。汇源果汁集团称,借款是为了帮助汇源饮料食品集团应付临时营运资金及/或还债,而上市公司本身有大量现金存款,资金成本不低,这笔借款可以增加集团的利息收入,并对这笔借款确定了10%的年利率。

工商信息显示,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本8.33亿元人民币,朱新礼直接及间接控制着公司80.2%的股权。公司法人、董事长为朱燕彤,总经理为江旭。

汇源饮料食品集团的主要子公司包括北京汇源农业股份有限公司、重庆三峡果业集团有限公司等。通过这些子公司,汇源在果业、葡萄酒产业、农作物种植及农业休闲产业等大农业板块广泛布局。

布局农业,是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一直坚持的。朱新礼曾设想通过汇源建立一、二、三产业相互支撑、高度融合的现代新型农业体系。

(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

公开报道显示,目前汇源已在全国建立起了140多个经营实体,链接起1000多万亩果、蔬、茶、粮等种植基地,并在全国10多个省落地了20余个农业产业园区。

仅今年,汇源就又与云南省政府、曲靖市政府、大理州政府等签订了协议,拟成立云南汇源现代农业集团公司,在云南省内建立一批核桃及松茸产业的农业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及产业园。

此外,融资渠道上,今年来汇源又和光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以农业产业为重点展开了合作,金融支持辐射到汇源的农业、旅游、扶贫、能源等业务。

除银行金融支持外,汇源的上市体系也通过关联交易,为非上市农业体系输血。

对于为何43亿借款不通过联交所规定的程序,是否担忧无法获得股东大会同意?10月9日,搜狐财经“公司深读”以投资者身份,拨打了汇源果汁财报上的联系电话。总机接通后,被人工转至一位林姓经理,该经理称可以回答股票相关问题。

林经理表示:“我理解你作为投资者会有这样的担忧。但这次主要还是从一刚开始就没有想到要经过这个流程。经手这笔借款业务的人对上市公司规则也不熟悉,公司内控出了问题。”她继称:“农业其实自己本身也有在融资,这次(汇源果汁)借款,主要还是因为有闲置资金,也设置了利息。”

汇源果汁集团的2017年管理账目显示,这笔借款的性质为垫付贷款。垫付资金来源为上市公司的1.8亿欧元银行借款以及若干可换股债券。

汇源果汁年报显示,作为上市公司,银行及机构借款是汇源果汁集团主要的融资途径。2017年上半年,集团新增银行借款27.55亿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集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同比增加120.3%至41.77亿元。

从汇源果汁2017年从银行等机构取得的融资额来看,2017年全年,汇源果汁集团新增银行借款金额高达44.62亿元,同比猛增了538.96%,远远超过近五年的平均水平。

但汇源果汁自身的融资成本也高企。2017年,集团银行借款、赎回公司债、赎回可转股债等三项融资支出高达49.76亿元,融资活动净现金流入五年来首次下降。同时,集团负债率也同比增长2.91个百分点至51.77%。

今年1月25日,汇源果汁新发行了10亿港元的无息可换股债券,用于现有贷款的再融资,并不包括向关联方提供贷款。如按初始换股价进行全部换股,股份相当于扩大后已发行股份的13.94%。

认购协议显示,认购方是SDF III Holdings Limited,该公司为一家于英属处女群岛注册成立的投资控股公司,实际全资持有人为许清流。投资汇源果汁后,许清流成为该公司的非执行董事。同时,许清流还担任亲亲食品集团(开曼)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局主席。

认购协议约定,如果违约发生,汇源果汁要按照债券本金的120%进行全数赎回,否则投资方可以按照认购价格的80%将全部可转债转换为股份。

汇源果汁称,这笔被违约使用的银行借款已经取得了相关银行的豁免,但可转股债券权利人的豁免还在争取中。

林经理对搜狐财经“公司深读”称:“因为这次可转股债的投资人也是公司的一位非执行董事,也是公司的关联人事,所以又涉及到港交所要求的复牌条件的达成,会影响公司的停牌时间。”

她还表示,公司暂时未对股东补偿方案作出具体的讨论安排,此次长时间的停牌或已影响到了汇源果汁的融资。“公司非常需要复牌,不管是停牌之前还是现在、以后,公司都有一些资本市场的融资计划。而停牌已经对公司在资本市场融资的顺畅度造成了影响。”

不过,在上述关联交易公告中,汇源果汁称总共向关联方提供了42.82亿元的贷款,将汇源果汁提到的1.8亿欧元银行贷款和全部可转股债券融资金额相加,远远达不到汇源果汁提供的总贷款额。

汇源难题:果汁业务营收下滑,农业板块变现漫长

汇源两大体系面临的困境是,上市体系中的下游业务营收下滑、市场份额下降,非上市体系的上游产业又是重资产投入、回报缓慢的产业。

2017年管理账目显示,去年汇源果汁营业收入53.82亿元,同比下降6.26%,毛利22.23亿元,同比下降4.78%。尽管最终的税前年度溢利同比大幅上升至2.82亿元,但其中近45%的增长都是来自上述违规关联交易带来的利息收入,另约55%来自对营销及行政开支等的压缩。

汇源果汁收入主要来自于百分百果汁、中浓度果蔬汁、果汁饮料、水及其他饮料产品。汇源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汇源百分百果汁市场份额为45.8%,中浓度果蔬汁市场份额35.3%,果汁饮料市场份额2.1%,三项的市场份额近年来均在持续快速下滑。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汇源下游果汁产业的根本问题在于区位缺失。

他对搜狐财经“公司深读”表示,汇源果汁在北方的渠道比较强,但是在华南、华东这两大消费能力最强的地区渠道较弱。汇源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布局产业链,从产业链来说已经相当有优势了,但是下游区位渠道不打开,产业链优势能难在营收、利润上体现出来,汇源果汁想再做大基本没有可能。

今年2月下旬,在汇源南方大区新品发布会上,汇源推出了针对区域市场的陈皮苹果醋饮料。朱丹蓬表示,针对南方市场开发定制产品会是汇源下一步的区域策略之一,但产品研发需要时间,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而对于上游的大农业,不仅资产投入大,变现周期还十分漫长。

仅以汇源密云生态基地为例,一位有机农业从业者帮搜狐财经“公司深读”算了笔账,在没有政策优惠的情况下,粗略估算一年的土地租金和人力成本就超过5000万元。

他介绍称,有机农业最大的成本是土地租金和人力成本,并且农资成本也相对于一般种植要高。并且,如果土地之前并不是进行有机耕种的,在进行有机种植之前至少需要3年的转化期,这3年内不能种任何东西。

而密云基地仅仅是汇源大农业体系下生态农业的一个示范园而已。并且从刘线近期的采访发言来看,汇源生态农业的商业模式也还在摸索中。

刘线对媒体称:“我觉得任何在中国做农业的企业实际都要承担一定的风险,现在市面上并没有一个普世皆准的,大家拿来就可以套用的一个商业模式,就是没有说证明某一个商业模式一定可以成功。”

他认为,对于这样的生态园,主要工作是保证两种现金流:“一种是高频率的现金流,可能单笔不大,比如说住宿或者农产品销售,频率非常高。另一种是大笔的,但是频率不高,比如某某地方要做一个跟我们一模一样的农业设施这类的项目。”

而对农业回报周期漫长这一点,朱新礼很明白。他在上述采访中表示:“我们看重的是汇源农业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一百年的价值。”

朱丹蓬认为,农业产业周期长这一特点,农业要超过十年才能有显著的回报。他表示,如果农业布局好,十年后回报是很可观的。但这十年中汇源应该思考如何实现阶段性变现,否则这种重资产、高负债将使公司生存得非常辛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